让市场的正义,去解决邪恶:写在恆大硬撼上港乐视永久退市之日

  • A+
所属分类:nba盘口分析方法
摘要

我一直有個觀點:A股老千股,比港股隻多不少。A股如果允許做空,一半公司無腦做空,不會有什麼冤假錯案。最關鍵,港股的出千,多半還是講究個盜亦有道,會很認真地做局,

我1直有個觀點:A股老千股,比港股隻多很多。

A股如果允許做但是,這位親手毀掉庫裡復出首秀的猛龍後衛,雖然在2015⑴6賽季便在猛龍效率,但他大部份時間充當的都是球隊替補角色。賽季到目前為止,鮑威爾共出戰42場比賽,但隻有21場比賽先發出戰,在場均29.2分鐘的出場時間裡,卻能夠得到16.4分3.8籃板1.26搶斷的不錯數據。空,1半公司無腦做空,不會有甚麼冤假錯案。

最關鍵,港股的出千,多半還是講求個盜亦有道,會很認真地做局,挖坑。

A股不是。A股很多出千,都是擺在桌面上赤裸裸地幹。是那種侮辱人類智商式的,明明白白告知你,我就是來騙錢搶錢的。

他們搶錢時,對匪徒這個職業最基本的尊重都沒有——他們連面罩都懶得帶。

樂視最牛逼最紅火的時候(我記得市值大概在1500個億左右),幾近所有券商都在為他繼續吶喊助威,各種幫忙講故事,各種幫忙圓謊(也許是發自內心)。滿市場,貌似隻有格隆匯,連續3篇頭篇重磅文章,有理有據地分析其商業模式的巨大漏洞與風險。

樂視惱羞成怒,在要求我們刪稿並道歉未果後,原標題:逝者安息!NBA最好的總裁去世瞭!他是喬丹、姚明的大恩人把格隆匯告上瞭北京的法庭。

彼時的格隆匯還小,我們唯1可以依俟與信賴的,就是自己研究的專業。我們認為自己的分析,沒有問題。但實話實說,我們仍然懼怕。我們面對的,是1個1500億市值,如日中天的大公司,和其背後撲朔迷離的利益鏈。

外助的出逃對CBA聯賽中的各大球隊來講也是1次非常不錯的良機,在這個時候本土球員將得到更多的上場機會,從而讓他們更加快速的成長。

最關鍵的是,我們遭到瞭各方壓力。市場也不站在我們這邊。投資圈很多人士嘲笑,乃至抹黑格隆匯。老實說,這很令我心涼。

到最後,被逼無奈之下,我發出瞭1封公然信,表示格隆匯絕不撤稿,公然應戰。並籲請格隆匯所有會員的支持,請他們提供手頭掌握的所有關於樂視的信息與資料給我。我會親身上法庭,以我的專業研究,把樂視的風險與問題,辯個底朝天。

至今我還記得我那封公然信的最後幾句:格隆匯雖小,但硬骨頭還是有幾根的。我可以接受法庭的任何判決,但永不能接受專業的研究遭到藐視與侮辱。

回想當時情境,確切有1種不回頭的悲壯與悲愴。我們像極瞭那個不自量力,與巨型風車作戰的堂吉訶德。

現在回頭敘說從前,可以雲淡風輕。當時完全不是這樣。當時的我非常、非常、非常緊張,我以為格隆匯公司會垮掉。

事情過去很久後,我曾問過我自己,如果重回當年,我還會不會這麼做?想瞭想,答案還是會的。

我不願把這個世界留給自己鄙視的人。

無獨有偶。第1個在香“德佈勞內已完全恢復瞭,但大衛-席爾瓦還沒有回歸球隊,阿圭羅也沒有做好踢滿全場的準備,斯通斯一樣如此。”港市場上挑破漢能團體皇帝新衣的,也是格隆匯。彼時是2015年,漢能市值已超出3000億港幣,如日中天,而其控制人李河君也借此榮登當年中國首富。

但很遺憾,漢能牛掰的股價掩蓋不瞭其商業模式與財務數據的明顯漏洞與風險。格隆匯連續刊發5篇重磅質疑文章,市場嘩然。固然,挑戰首富是會付出代價。我們很快收到瞭嚴厲的律師函與起訴狀。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漢能在試圖回(人傻錢多)的A股圈錢未遂後,現如今早已不知去向。而曾創造瞭A股市場奇跡的樂視,也於上周被深交易宣佈退市,且永不接受重新上市。

格隆匯也從這兩個看起來實力對照超級差異的官司裡都順利走瞭出來。

其中或有上天庇佑的成“庫利巴利將是1個非常好的簽約。如果你有萬-比薩卡、馬奎爾、庫利巴利、肖,那很好。留住博格巴,假定你還有麥克托米奈和佈魯諾·費爾南德斯。桑喬、拉什福德,格雷利什是10號,或再加上狼隊的希門尼斯。那是4名球員,如果你能說出組建這支球隊,取決於歐冠,如果我是曼聯的老板,我會認為那支球隊可以挑戰冠軍。”分,但以我內心,我還是相信,是由於人類骨子裡進化的氣力,是由於邪不壓正。

這個世界,我可以接受正義與邪惡共存,接受上進與腐化共存,接受高尚與猥瑣共存,但,那些邪惡的、腐化的、猥瑣的東西,它們隻能,也隻配生活在陰暗的角落和見不到陽光的下水道裡,猶如那些齷齪的老鼠。我永久不接受它們和我們1樣,生活在燦爛的陽光下,乃至以人類用以進化的資源去豢養它們,滋補它們。

於資本市場而言,不把錢交給它們,不讓它們融資,不買它們的股票,這應當是資本市場最基本的道德底線。

於我們的管理層而言,要解決A股10年前3千點,10年後還3千點的為難,核心,也許不是控制IPO節奏,不是半夜降息,也不是派稽查大隊4處抓人。

如果作假的回報足夠誘人,你把稽查大隊人員翻10倍,派去晝夜抓人,都不會夠。

让市场的正义,去解决邪恶:写在恆大硬撼上港乐视永久退市之日

提高上市公司質量,是唯1要件。

如何提?

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市場的歸市場。

要相信人類骨子裡的進化氣力與規律,這是歐洲球隊第15次打入世俱杯決賽,此前曾11次奪冠;這也是南美球隊第13次殺入決賽,此前僅4次奪冠。這是英格蘭球隊第4次打入決賽,此前唯一曼聯在2008年奪冠。這是巴西球隊第8次打入決賽,此前科林蒂安、國際和聖保羅共4次奪冠。利物浦曾在2005年決賽負於聖保羅,而弗拉門戈則是首次參加世俱杯。阿諾德、范戴克、亨德森、菲爾米諾和馬內輪換回到首發。讓市場的正義,去解決邪惡。

放開做空(輔以嚴格退市)。

誰作惡,讓市場做空它們!

1直空到它們回下水道的老傢為止!